搯头去尾的指控

原创 W吃生活  2020-07-12  阅读 984views 次
搯头去尾的指控

当初连胜文被枪击时,我在「头家来开讲」的节目裏评论了此事。评论后,连胜文枪伤初癒就告我诽谤,指控我在当时所主持的「头家来开讲」説他「半夜出院,“不输” 作贼仔」。(郑重声明:我们当时从头到尾没有指他作假的意思)他的律师说我「诬指连胜文作贼」。那一集我所有来宾也都被告(记得是陈立宏、王时齐、郭正亮和游盈隆),「罪名」不一。

当天陈立宏未出席,罪名与我类似,他说:子弹贯穿两颊,三天内就可吃土司,夭寿噢!好运都在他身上。结果他被告「诅咒连胜文,因台语 “夭寿” 就是诅咒人家早夭」。连家律师,一男一女,还呈上好几个判决案例及从数本台语/闽南语裏印出的例句佐证。

我当庭告诉庭上,我博士虽然是德国文学,但第一副科是语言学,接着我指出「文意之求索絶对不能去脉胳」,此中文的「搯头去尾、断章取义」之谓也。

庭上问,什幺意思,请举例。

我就说了以下的话:

有个老师指控某学生写字条骂她,硬要记学生大过,学生不服也否认有辱骂老师的意思。校长知道了此事,就把两人叫到办公室。老师当场拿出一张半页破纸片给校长看。校长一看,破纸片上真的写了「老师,你不要脸」,而学生也哭丧着脸承认是他的字。但是他说:「我本来写的是《老师,你不要脸色那幺难看。》」结果被一个与他交恶的同学偷偷撕下了「老师,你不要脸」拿去给老师看。

老师不听我解释,也不要看撕剩的「色这幺难看」这半页,只一直问,是不是我的字?!」校长伸手接过学生手中的半页跟老师给他的半页一合,果然是「老师,你不要脸色那幺难看。」校长抬眼看老师,只见老师支支吾吾地说:「校、校长,你你不不要脸、脸、脸色那幺难看⋯⋯」

庭上听到此,笑了笑,点点头。这场官司后来我们陆陆续续都赢了,连胜文要我(们)赔偿他名誉受损的两百五十万台币,一毛钱也没拿到。

都这幺多年了,今晚干嘛提这事?因为一个多月来,很多人在痛骂小英「自己订的规则都不遵守,民主退步党!」(还有更难听的),他们厉声疾色地痛骂小英及其「保皇党」「践踏民主、破坏公平」。如今连「初选民调延后,又要纳入手机民调,无赖!」都出来了。

搯头去尾的指控

我就想起当初这段搯头去尾的指控:「老师,你不要脸」。

各位想想,他们作这些指控时,是否可以不要掐头去尾断脉络?我们摸着良心问问,目前所用的初选办法是设定来处理现已发生的情况吗?这样的设计本来就是设定在「小英连任同额初选无竞争」的默契及共识下选定的吗?我用「选定」,是因为本来有不止一种的选择啊!大家再想想看,若无此「没人会登记」的默契及共识,説真的,在没协调出初选办法前,就不可能进入「初选」程序,今天也不会僵在那里!

小英可能真的犯了很多不该犯的错,辜负很多原本支持者的期望,这点见仁见智,但是完全去脉胳化地只谈「不照事先已公布的规则来就是输不起,都开跑了才改规则,丢脸、无耻」而不谈之所以会出现以「无人竞争的规则」来处理「有人竞争的局面」之荒谬结果,不管有意或无意,这不正是拿着半截「老师你不要脸」的纸片咄咄逼人承认「辱骂师长」的行逕吗?

我非质疑赖登记的正当性,但我重申一遍,总统连任是何等大事,结果出现以「无人竞争的规则」来处理「有人竞争的局面」,不顾后果,硬要生米煮成熟饭,国共内外强敌环伺,叫人如何能不担心,能不讲话?

一方摩拳擦掌,一方措手不及,这样怎幺可能会有一个「初选出来,输的就挺赢」的结果?赖作为挑战者自可大方地宣称「初选输了,我就挺蔡」,但我认为,小英作为现任者却「无权」(就是「不可以」的意思),对曾任自己的行政院长说「我初选输了就挺赖」,因为此乃家国大事,不是单纯蔡赖二人或两边的事而已,

因为一说了,就等于为以「无人竞争的规则」来处理「有人竞争的局面」的错误背书,而一旦背书就回不了头了,无法回到原本该走的正道了。

我再强调一次,说她「无权」这幺做,是因为她不只是「蔡英文」,她还是「蔡总统」!她就算有赢的把握,也不可以説这句话,一说,就等于同意「老师」的「指控」!

到时,初选完毕就等于大选完蛋!不止挺赖的在等小英这句话,国共更是喜滋滋地在等着呢。

所以,与其剑拔弩张站着,不如先心平气和坐下,「开诚布公」而非「指控不公」地谈开来,再重新出发。

大家坐下来,喘口气,做做深呼吸,有用的,因为我发现,人在深呼吸时,没办法同时骂人。

这两天,纪录片导演杨力州带着令人极为感动的纪录片「红盒子」来柏林放映,主角高龄九十岁的布袋戏大师陈锡煌也到了。

台湾人、德国人挤满戏院,大家都感动到低叹落泪。全场数度为杨导演和陈大师鼓掌感谢。场面温馨而热闹。好棒的一部纪录片,好精彩的陈大师!

那是前晚。今晚,陈大师在另一剧场亲自演出布袋戏,我上台作开幕致词,看到台下同样坐满观众的场子,德国人远多于台湾人,每个都充满期待(当然不是期待我的致词),我顿时心中充满对台湾的骄傲与对大师的感恩!

搯头去尾的指控  搯头去尾的指控  搯头去尾的指控  搯头去尾的指控  搯头去尾的指控  搯头去尾的指控

回到家,看到我所认识的某知名教授公开辱骂小英「无赖」,胸口忽感一闷,不是为小英,是为台湾。乃有此文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